迷失

就像林大哥說的, 做完很長的夢, 該醒了.

 

要花多少時間才能真正面對現實?

 

心一直太過自由, 不願假裝, 那一天我背著背包, 幾天沒洗澡全身汗臭的坐在上海的某間高級餐廳, 看著眼前的華麗上班族一臉疲憊的抱怨工作, 拖著腳步垮著肩走向地鐵站, 我發亮的眼看著他的背影, 我不願過那樣的生活.

 

夢醒了, 我躊躇著要不要走上一樣的路. 面試前我坐在大樓旁, 看著人來人往, 個個西裝筆挺, 陽光太刺眼, 在大樓間的空隙差點窒息. 面試的過程紮實的上了一課, 不好好包裝自己, 一副冠冕堂皇, 就只是讓自己顯得十足可笑.

 

該怎麼選擇呢? 該如何安置內心的恐慌呢?…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寄人籬下

從廚房窗戶看出去, 穿過一排樹木, 就在住的公寓旁邊, 有一片黃色的一層樓建築. 問了房東太太這一片一點都不像德式建築的房子是做什麼的.

" 是暫時安置難民的房子, 六個禮拜前蓋的. 我想妳去搭公車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他們了. 目前大概有五百多人, 之後應該會到千人左右. 你知道, 人數一直增加, 我們蓋的庇護所仍太少太慢. "

" 妳的感覺如何呢?"

" 我的感覺嗎? 對於他們我完全沒有生氣, 沒有害怕, 來的人雖然一定有少數壞分子, 但大部分的人都是好的, 每個有人的地方都是一樣的. 身不由己的過來, 你看看她們現在住的房子, 一個小房間擠五六個人, 屋內沒有廚房可以煮飯, 即使有提供衣物和食物給他們, 但我仍對他們相當同情, 我最無法忍受的, 是那些去鬧事的新納粹. 當然社區裡有反對的聲音, 說拿走我們的納稅錢等等, 但政策就是這樣, 應該要幫助他們.

晚上我在廚房做飯, 在一片漆黑中, 窗外一座高聳的大燈照亮整個庇護所區域, 安安靜靜. 在剛剛來到德國之時, 新聞中難民逃難, 巴黎爆炸案帶來的紛擾和人心惶惶, 隨時保持距離的想法變得自然而然. 如今他們就在我的身邊, 在公車站牌看這一群群從鐵絲圍欄裡走出來的人, 沒有因為到了夢想中的國度而有了笑臉(即使這個國度也沒太虧待他們), 在能夠開始同理後, 無謂的恐懼才會消失.

現在的我也算是寄人籬下, 算是人生第一次的寄人籬下. 今天躺在床上到中午, 想著到底要不要走出去, 要煮飯嗎? 煮什麼好? 煮什麼最快? 房東太太有朋友來訪, 跟帥兒子一起吃午餐. 我窩到她們吃完飯解散才出房門, 到廚房拿了前一天剩的餐盒就出了門等公車去學校. 今天是禮拜天, 下小雨, 應該要窩在家裡的.

房東太太和帥兒子應該是我遇到最和氣的德國人, 我都覺得自己運氣真好. 兩個人臉上總是帶著笑容, 房東太太常跟我寒暄, 帥兒子雖然是青春期小夥子, 話不多, 但跟我見面總是微笑這一點我很佩服房東太太教得真好. 所有地方都留給我自己的空間, 完全沒有機車的規矩, 一切都非常美好, 我應該要覺得舒服自在.

但是, 我無法.

我還是要想著, 上廁所時間不要太長, 洗澡不要太久, 哪時候去廚房做飯好? 吃完飯東西要馬上洗, 水要關緊電燈要記得關, 遇到能聊什麼(只能用德語所以有re喝叟過比較流利), 早上出門晚上回到家問候一整套要做好做滿(你可以一輩子不跟德國人深談, 但招呼沒打馬上被打叉叉)…….

也因為這樣的處境, 我回想以前曾經在我家住過的姊姊們, 想到無法跟公婆住的媳婦們(我也不知道為何會聯想到這個), 我突然覺得可以了解妳們的心情, 那種想遠離公共區域, 不是想躲在房間, 就是逃到外面的心情.

雖然, 有時覺得我跟住隔壁的難民沒兩樣, 雖然上面寫一堆像在抱怨, 不過這樣的生活唯一的好處, 就是隨時有新鮮事. 除了要克服我有時莫名其妙的膽小害羞, 我其實一直正面的期待著.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寫在資格考之後

 

考前我仍然感到緊張, 即使傅老師在一旁邊洗碗邊調侃我 " 幹嘛緊張啦, 只是個形式. " 連所長也趁著口試前空檔在各個老師面前開玩笑的問我頭髮何時剪的, 怎麼變得跟個男人一樣.

自己臨場表現的並不很好, 但看在書面的準備還ok的情況下, 各位老師手下留情, 除了自己老闆之外, 都笑笑的提出自己的問題和意見. 不知道該不該這麼說, 我很感謝這些老師真的花了時間看了我的書面資料, 甚至都比我自己的老闆還認真並在意我的研究, 遠遠望過去老師們都在我的報告裡寫滿問題和筆記, 也用心提出很棒的意見,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激他們.

這一路走來已經是第三年, 就像在高速公路上開車, 一路都要抓好方向盤, 盡力使自己都能在軌道上前進. 不斷的反覆思考: 現在做的東西是不是有意義的? 如何跟自己的老闆溝通協調? 有時從內心深處冒出來任何阻止自己再繼續下去的負面感覺該怎麼處理? 從老闆那邊得不到實質幫助和引導的時候, 又該怎麼讓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還仍相信自己可以做出成績來? 對我來說, 這是一個考驗"信念"的過程, 只能讓自己抬頭不計一切不停往前走. 並且想辦法不要走得太狼狽.

最後, 還是最感謝家人永遠的支持. 老弟會講些笑話讓我狂笑, 老媽最關心的是我念的開不開心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cambodia (2)

    按摩師在我耳邊說中場休息一下, 緩步走出門外. 我從滿鼻子洗衣粉味道的床單轉過頭, 發現天色已暗. 在簡陋且暗黑的大房間裡, 我的床靠近門邊, 門廊上微弱的日光燈是唯一的光源, 蟲子飛呀飛的, 外頭的庭院曬著一件件白色的床單, 以一個觀光區的按摩院來說, 這個地方是稍嫌陰森了點. 九月的暹粒夜晚微涼, 每天下午的雷陣雨帶走暑氣, 正是一個舒服的時候.

    我的按摩師是一個全盲的年輕男生, 大概20歲, 看起來瘦瘦弱弱, 穿著不合身的泛黃襯衫和西裝褲, 說話輕輕的, 鋪床的動作相當仔細, 雙手一直來回確認著是否弄得平整. 按摩的力道正好, 手法細膩, 露出衣物外的皮膚用毛巾包覆著按, 直到他拉著我的每根手指, 才發現他的手比女孩子的滑嫩.

    很輕易的就沉入的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 按摩師輕輕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告訴我服務時間結束. 一起身果然馬上感覺通體舒暢, 一整天在烈日下騎腳踏車的疲勞獲得抒解, 心情愉悅的跟按摩師道謝完, 拿起我的衣物準備換上離開.

     在往門口走出去時, 這位按摩師站在門旁, 聽著我們的腳步聲接近, 緩緩的伸出雙手在胸前等著. 門廊上那唯一的光照著他的左側臉, 臉微偏著門外, 微笑著對我說" 小姐, 謝謝妳! 祝妳平安. " 我趕緊握著他的手, 再一次的道謝.

     這一幕一直在我的腦海中, 瘦弱的身子, 微弱的光影, 舉起的雙手, 雙眼緊閉的微笑, 這值得一個快門, 卻是我永遠都不會拍的照片.

     會寫下這篇短文, 是因為今天翻起了一本柬埔寨的書, 回想起Bayon  temple那一個個闇耶跋摩七世的微笑石像, 陽光在他數不完的臉上有著留下不同光影, 在飽經戰亂摧殘的歷史傷痕中, 這"高棉的微笑"依舊向這個世界展現樂觀與堅強. 書裡說到, 每個遊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屬於自己的高棉微笑.

     這個年輕人, 就是屬於我的"高棉的微笑" .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終於

看到結果後大叫一聲
好興奮
算不上什麼大事
但這些年來默默的等待和努力 終於有一些回報

謝謝家人, 同事, 朋友, 和幫我祈求的學會姊妹們
最感謝Irena, 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在身邊幫我打氣, 知道結果後, 也最想跟她分享, 她是最想看到我達成這個夢想的人.

 

覺得好像回到七年前即將踏上未知旅程的自己  惶恐  刺激  期待                                               

這滋味還不錯!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已經少去回想, 但回憶又翻攪起來. 我以後不會再提起那個人那件事, 因為只要一想起, 那種整個五臟六腑在燃燒的感覺, 不是輕易可以平息.

那一陣不聯絡, 我還不知道原因的時間, 我還在天真的擔心那個人是不是因為有什麼變故所以不與我見面, 跟共同認識的人探問那個人的情況, 結果在那個人口中變成我將雙方的事特意大嘴巴傳出去. " 我就是知道你會在我面前哭成這樣, 所以我才不想跟你出來見面. " 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我到底說了什麼讓那個人不願再回想的話, 但我想大概跟那個人回敬我的那些, 我永遠都忘不了的話, 差不多狠毒吧.

父母說我沒用. 在實驗室的脫序行為被老闆找去懇談, 竟然被問到是不是同性戀. 一切想來連自己都覺得荒謬.

我有錯, 有缺點, 對待朋友有鬆懈馬虎不周全的地方, 這個因導致現在的果. 不過總有一天相信我會感謝對方給我上了一課, 儘管現在還無法擺脫混雜憤怒難過和不解的情緒.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家庭對話

老弟打電話來說老爸跟老媽鬥嘴  這次是為了一個印章不見找不到

我: 印章? 那還好嘛, 小事有什麼好吵的

弟:可是妳又不是不知道  媽的反應就是那種打"街頭籃球"那型的

我: 什麼叫做打街頭籃球那型的

弟: 街頭籃球就是一邊打籃球一邊講垃圾話阿  妳也知道媽只要碰到她拿手的項目  像是找東西  一定邊找邊念"這個家沒有我行嗎?" “東西不擺好什麼都要問我"  一直念一直念  真的很會Rap  像阿姆一樣…

我: 那你阿舍乾麵吃完了沒? 不是等了很久才到, 之前不是說每天要嗑三包

弟: 沒有  吃很慢  原本很期待  現在覺得有點失望  爸媽也沒興趣

我: 不然可以送人阿  大家收到會很高興

弟: 哼  怎麼可能這麼容易  我等那麼久  要嘛我現在說要送  然後六個月後再送到他手上  

-.-#…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